第20章 好的秃子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20章 好的秃子

2020-03-27更新

秦远沉默了,他不是什么勇猛无敌的人,有勇敢的时候,也有害怕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心脏都在颤抖。

尤其是看到那一队跟豺狼虎豹乃至是毒蛇搏杀的人,他双腿都在打摆子。

可昨晚顾沅霜的话,又回荡在他的脑海。

碌碌无为的一生,充满凶险却可以凌驾于万人之上的一生,秦远犹疑不定。

“你可以现在考虑一下,没人会说你什么,男人就应该做不后悔的事情,你很真实,会害怕也正常。”

白疯子语气平静的道。

秦远的这种性子,他反而比较欣赏,优点很明显,缺点也同样很明显,这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台机器。

过了半响,秦远才咬牙道:“进!”

说着,他一脚踏出,大踏步的走进了铁门里面。

也是在他走进去的同时,那几个队的教官,都朝他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不一,有戏谑,有幸灾乐祸,还有怜悯。

白疯子也跟着进去,大吼一声:“秃子!”

“老大,你上次答应过我不再喊我秃子的!”

负责两队对练的那名教官,一脸不悦的走了出来。

秦远有些疑惑,这人并不秃,头发还很浓密。

白疯子点头道:“好的秃子,这人我交给你了,别练死了就行。”

教官一脸无奈,目光落在秦远身上,伸手一指,霸气喝道:“你,过来!”

秦远走了过去。

他的目光还在这人的头发上。

走近了才露出恍然的神色,这原来是一顶帽子,那上面都是黑色的假发,看起来很逼真,但是近看就能看出区别。

“你在看什么?!”

那教官突然一声爆吼,吓了秦远一跳。

“没…..没看什么。”

秦远立即说道。

“胡说!你明明在看我飘逸的头发!撒谎之人,去负重俯卧撑一百个!”

秃子教官吼道。

秦远傻眼,刚想问点什么,那秃子教官已经冲了过来,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把他踹得飞了出去,正好落在那一队背着巨石做俯卧撑的队员面前。

白疯子摇头笑道:“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小心着点,对了秃子,每天晚上十点半放他走,如果他有急事要离开,你也别拦着。”

这话说出来,让几名教官都是楞了一下,这地方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秦远的身份顿时让他们产生了疑惑,那秃子教官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大,他该不会是您的私生子吧?”

“滚!”

白疯子怒喝一声,人已经到了铁门外面,随着一声巨响,铁门轰然关紧,谁也不知道这家正规的保安公司底下,还有这样一个惨烈的训练基地。

等白疯子离开,秦远才从地上爬起来,他怒视秃子教官,咬牙道:“你才是他的私生子!”

另外几名教官都乐了,秃子教官却诡异的语气淡然道:“石头在那边,自己去背上,不要以为你是老大的私生子就可以拥有特权,一百个俯卧撑一个也不能少!”

莫名有了这一层身份,秦远知道,这几人怕是都拗不过来了,咬着牙把那石头背起,才发现重的出奇,最少也有两三百斤。

不过他也不是孬种,既然做出了抉择,就没有后退的道理,执拗在他身上,一样非常明显。

看到这一幕,秃子教官跟另外几名教官都是对视了一眼,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们见过性格坚韧的人,也见过弱鸡,所以看人的眼光很准,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弱不自知。

秦远这份执拗,正好是他们看重的东西。

俯卧撑之后,秦远满身大汗,体内的那股奇特气体又开始转动,让秦远舒畅了一些。

不等他休息好,又传来秃子教官的怒吼声:“起来!谁让你趴着的?滚去对练,不接下他们三招,就别吃饭了!”

他负责两队对练,在这里也叫搏杀技巧,秦远爬起来参与进去,在秃子教官的点名下,一个叫王骞的队员跟他交手。

“我力气很大,你等下……”

秦远开口想提醒,刚开口,王骞就动手了,一拳打向他的太阳穴,这完全是拼命的打法,让秦远吓得赶忙接招。

两人势均力敌,这让秃子教官眼睛一亮,一时忘了喊停手。

王骞也越打越拼,一直拿不下秦远,招式越来越凶。

‘砰!’

一声闷响,王骞手腕一软,整个人都往后倒退了七八步,反观秦远,露出来的皮肤都呈现出红光,像是火烧一样。

这变故,让秃子教官几人都有些诧异,而这时,秦远双目通红,再一次朝王骞冲了过去,像是一头发疯的狮子,不可阻挡。

“不好!”

秃子教官惊叫了一声,脚下生风冲了过去,拦住了秦远,只是仓促间阻拦,反而被秦远打退了四五步。

“好小子!不愧是老大的私生子!”

秃子教官赞叹一声,拉开架势,左手扣住秦远的手腕,右手抱住他的腰身,奋力一抬,把秦远掀翻在地,整个人压了上去,锁住了秦远的行动。

另外几个教官也过来帮忙,不过这时候的秦远,双目之中的猩红开始淡化,恢复了清醒。

“我刚才……”

见他清醒过来,秃子教官松开他,惊奇道:“突然爆发性的力量,我开始对你有些好奇了。”

……

一整天的训练,让秦远感觉一直在承受着身体的极限痛苦,把他丢来这里就离开的白疯子,在晚上七点多才出现,把他带到了那个破院子,还是那个药桶,帮秦远恢复伤势。

泡了一个多小时,秦远才恢复体力,恰好这时手机响了,他穿好衣服后看了一眼来电,发现是肖婷的电话。

秦远眉头微皱,之前忘记删掉这个号码,怎么现在给自己打电话了?

疑惑归疑惑,秦远想了想还是接起,冷笑道:“真是稀奇,你居然还舍得给我打电话。”

“秦远,我……我有事想求你。”

肖婷的声音带着慌张。

“你应该去求周成才,而不是求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秦远冷声道。

他是卑微,但也不是没有底线跟原则,他并不贪图肖婷任何东西,所以,肖婷的请求对他来说根本打动不了他!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