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徐叔的惊骇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19章 徐叔的惊骇

2020-03-27更新

“有道理,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了,做好了,飞哥肯定不会亏待你。”

庞斌立即说道。

李东心中冷笑,嘴上却是立刻答应,挂断电话后,才一脸不屑的自言自语:“想拿我当枪使,到时候功劳还不是你的?”

庞斌家里跟沈飞家里是合作伙伴关系,这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庞斌家的公司,还要多仰仗沈飞家的公司,所以对沈飞的事情,庞斌才会这么上心。

只不过,事情办好后,功劳肯定大部分都是庞斌的,李东知道自己捞不着什么,他能进入这个圈子,完全是因为舔沈飞舔得好,借着昔日同学的身份和坑了秦远一把的事情,才有这个资格。

但他也不傻,心里有了计较,到时候提前一步把消息直接告诉沈飞,越过庞斌,自己去博一个好印象,说不定能有惊喜。

与此同时,秦远感觉今晚的修炼,有些特别,一整个晚上他都感觉自己体内有气体在转,非常古怪。

翌日,他照常去冲了个凉水澡,然后握了握拳头,发现身体都便轻盈了一些,力气也仿佛又变大了一些。

“徐叔,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洗过澡后,秦远帮着徐庆弄早餐,问道。

“但说无妨。”

徐青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觉得体内好像有气体在转,但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秦远有些疑惑道。

这话,却让徐青眉头一跳,然后伸手搭在秦远的肩膀上,接着目露惊骇。

“怎么了?”

秦远有些紧张。

“算算时间,你修炼不过三日吧?竟然已经体内生气,踏入了武者行列!”

徐青咋舌道。

“体内生气?”

秦远更加迷惑。

“不错,武者跟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武者体内有劲气,身体素质和各方面力量,远超常人,你初入武者门槛,体内的劲气还不明显,但比你之前要强很多。”

说着,徐青一拳打出,直指秦远面门。

秦远下意识躲开,就听到徐青继续开口:“你看,反应能力也更加敏捷,这才三天时间,战魔之体竟然如此恐怖么?”

“什么战魔之体?”

秦远感觉有很多的问号。

徐青没解释,正好顾沅霜这时候也起床出来了,接话道:“一种可以让你凌驾于万人之上的体质。”

秦远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徐青跟顾沅霜都不再多说,他也只能作罢。

吃过早饭照例送顾沅霜去公司,想着下午他回不去,秦远索性把车留在了公司,打车去了白疯子那里。

距离九点,还剩个十来分钟。

走在巷子里,秦远接到了周成才的电话,他没把这电话拉黑,但也没保存,看到尾号想起来的。

想了想还是接起,那边立即传来周成才恼羞成怒的声音:“秦远,肖婷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你脑子有病吧?”

秦远张口就骂。

“混蛋!肖婷昨晚一晚上没接我电话,你敢说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我想来想去,这两天也就跟你有恩怨,不是你还能有谁?”

周成才气急败坏,他虽然知道肖婷不是什么好女人,但并不代表他对肖婷丝毫不管不顾。

秦远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把周成才的电话拉黑,这人跟个智障一样,肖婷不接他电话,找自己干什么?

有病。

到了院子,白疯子出奇的换了身衣服,邋遢的胡须剃了,还穿上了一身西装,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真有几分大佬保镖的架势。

“还挺准时,去把车开过来,今天开始不在这里训练。”

看到秦远,白疯子立即丢了一把钥匙过去,迅疾如风。

秦远伸手抓住,反应极快。

“咦?武兵?”

白疯子鬼魅一般的出现在秦远身前,盯着他打量,惊疑了一声后,又不怀好意的阴险笑道:“体内有劲气,身手敏捷似猿猴,单以昨晚的训练,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看来你跟那女人还有别的修炼。”

秦远老脸一红,每天晚上的修炼,说出去都难以启齿。

“你小子有福,三日成武兵,一个月若能成武师,我也沾点好处,去,把车开来。”

白疯子啧啧称奇,然后一脸兴奋的催促了一句。

两分钟后,秦远又跑了回来,问白疯子是哪一辆车,看着白疯子意气风发的说出白色带佩奇贴纸的那辆时,秦远心里满是狐疑。

他又返身找了一圈,才在一群电动车里面,找到了那辆白色带佩奇贴纸的电动车。

原来白疯子说的开车,是这个车。

秦远一步跨上,载着白疯子出了巷子,车技娴熟,显然是平时没少开。

只是那小猪佩奇的卡通贴纸,招摇过市的贴在车灯上方,让秦远多少有些羞耻。

顺着白疯子指路,秦远顶着被风修饰过的发型把车停在一家保安公司门口。

秦远若有所思的跟着白疯子进了公司,看到白屠,那些保安和职员全都恭敬行礼:“白爷。”

这个称呼,可比白疯子强多了。

白疯子一路板着脸带秦远穿过前堂到了楼后面,在一扇隐蔽的小门里下楼梯,一直下了四阶楼梯,才来到一扇紧闭的大铁门外面。

秦远莫名觉得有些寒意,不知道是处于负二楼还是铁门的原因,看着白疯子推开铁门,秦远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事实证明他眯眼是正确的,铁门里面,一束强光透出来,等秦远适应后,眼前所见让他浑身一颤。

这是一处宽阔的地下广场,里面有很多穿着黑色练功服的人在训练,他们纪律严明,即便是铁门打开,也没有一个人往这边看一眼。

训练的项目更是让秦远倒吸一口凉气,一队人在和另一队人空手相搏,另一队人在和野兽搏斗,还有人身上背着半人高的巨石做俯卧撑,每一队人都有一名教官负责。

“怕了么?”

白疯子偏头看向秦远,戏谑道。

秦远咽了口口水,没说话。

他是有点慌,没见过这种场面。

“现在退缩还来得及,一旦踏入这扇铁门,就由不得你做主了。”

白疯子眯着眼睛说道。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