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1招制敌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695章1招制敌

2020-09-29更新

张虚自己脑补了一系列,秦远被他打倒之后的情形,倒是也顺便消遣了心中的那些气氛,叹秦远也不如刚刚那么眼红了。
他冷笑一声一切准备就绪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一百个积分妥妥,就已经成他的了,那自然就不用再废话了,但看着秦远那张冷淡的脸。
张虚还是有些忍不住,他实在是理解不了秦远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根基不稳,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你就这么肯定,你能打得过我,赢得了我手中那一百个积分?我看你这样子可不光根基不稳。
再看看你身上这身衣服,一看就是那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料子,绝对不是大宗门出身的弟子应该有的穿着。
像你这种人路边的散修都比你体面些,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能打得倒像我这种二品宗门出来的弟子!”
秦远听了他这些话之后,眼角忍不住再次移露出一丝讽刺:“你总是把二品宗门放在嘴上,可二品宗门内的弟子多的是,谁知道你到底是长老弟子啊?
还是杂役弟子,看你这副样子再听听你那口气,顶死了也就是个内门弟子罢了,你可不要以为我没有见识。
再说了就算是我从六品宗门出来的又怎样,照样能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定局之前你能不能别说这些大话一听到你这些大话我就觉得你十分可笑。”
这一次张虚是真的被气到了,他再也不想忍耐了他咬牙切齿的从储物灵囊之中取出三尺长剑来,这三尺长剑被一层寒冰覆盖。
长剑被他握在手中之后周围的空气立马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度,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覆盖了一层寒霜。
秦远脸色微变同样从储物灵囊之中取出赤龙枪来,这是经过金色骷髅改良过的赤龙枪,不光属性比之前增添了不少而且力量翻倍。
感受到赤龙枪那散发而出的澎湃力量,秦远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之前因为顾及着赤龙枪的承受力,一直不敢痛快的施展自己的实力。
如今再也没有了那种顾忌,秦远突然觉得身上的束缚好像通通被砍断一样特别的畅快,虽然这一次的战斗不能致其伤残也不能致其死亡。
这就代表着他不能痛快的施展,但这无所谓,只要他顾及这些,还是能淋漓尽致的打一场,想到这儿之后秦远的脸上便添了几分喜色。
张虚看到秦远的表情之后直接愣住了,他本以为自己掏出寒冰之剑之后,秦远看到他手中握着的神物会因此而恐惧,可秦远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武器,而且张虚也不是那种不识货的人,看到秦远的武器之后,张虚便在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虽然从武器上看,秦远好像并不属于自己,但不管怎么样自己好歹是二品宗门出来的,比他这种路边的散修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想到这儿之后,他便暗自鼓励自己几声,手中拿着寒冰之剑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了过去。
“看我冰霜剑法!”张虚怒吼一声冰霜剑法便被他施展了出来,这冰霜剑法一施展,周围自动凝聚出无数的雪花飘散在周围,这些雪花看上去毫无伤害。
但秦远却知道这里面肯定夹杂着令人心悸的力量,不过秦远并没有丝毫的害怕他手握赤龙枪劫之力疯狂涌出,汇聚在赤龙枪之上。
“我这冰霜剑法可是四品下等剑法,你可知道四品下等武技到底有多么强悍的威力,就你这种东西肯定没有见识过四品下等武技吧。
甚至连四品下等武技的玉简都没有看到过,如今就让我给你长长见识吧,我练着冰霜剑法已经足足有两年的时间才掌握了第二重,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
张虚怒吼完之后已经冲到了秦远的面前,秦远冷笑一声,冰霜剑法为四品下等武技在一品武技面前连对比的资格都没有秦远凝聚而出的劫之力。
可是堂堂一品武技,再加上有涅槃之力的辅助还有战魔之体的加持,凭武技已经远超其他的一品武技。
一百五十股劫之力汇聚在秦远的赤龙枪尖之上,形成一股灰黑色的漩涡在张虚的冰霜剑法砍过来的时候,秦远不慌不忙的回击。
张虚只觉得自己的冰霜剑法砍到那股灰,黑色的劫之力上的时候自己的冰霜剑法脆的跟一张纸一样,甚至连一个呼吸都没有坚持到。
就被灰黑色的劫之力全部吞没搅碎,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漩涡之中,下一秒耳边便传来了嘭的一声三尺寒剑被这股劫之力生生炸飞。
自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这股力量撞的倒飞而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重重地摔到了对战台之上,秦远看到他那副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自己还没有施展出全部的力量,这个张虚就已经不堪一击,到了这种程度,他整个人如同飞燕一般掠了过去,来到了张虚的面前一伸脚踩到了张虚的胸口。
张虚只觉得自己的肋骨传来一阵巨疼,他抬起头来用布满血色的双眼看向秦远只见秦远用蔑视的目光看着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之前把自己吹的跟什么似的,我还以为你有几分本事呢,没有想到你连一招都抵挡不过来,你不是标榜自己是二品宗门出来的弟子吗?
怎么脆弱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呀,你不会之前说的那些大话都是在撒谎吧?你根本就不是二品送我们出来的弟子。
而是路边的那些散修,就算是路边的散修也有自己的一点力量,但你实在是太垃圾了,垃圾的我实在是连看都不想再看你一眼了。”
秦远的这些话如同刺在他心口里的那把刀,疼得他全身难受却又无可奈何,其实他现在还处于震惊之中,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秦远。
他实在是想象不出秦远这种根基不稳的人,为什么会发挥这么强悍的力量?刚刚秦远那强势以及让他有一种面临死亡的感觉。
他知道秦远为了不触及规则的底线,根本没施展出全力,要不然此刻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一招,就能杀死同级别的自己,这个秦远天才得有些妖孽,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秦远的眼神已经全然不同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