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兴师问罪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635章兴师问罪

2020-09-25更新

    听了金色骷髅这些话之后,秦远直接冷笑一声:“我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原来你一直就没有真心想要帮过我,所以才会一直用那些话来搪塞我。
    甚至看见我面临真正困难的时候,连开口都不肯说一句,明明是你一直不肯拿实话来面对我。
    却一直觉得是我的错,我现在才算是知道你是什么性格,虽然你只剩下一道残魂,但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个真正的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远直接闭上了嘴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金色骷髅这件事情已经触及到了秦远的底线,以前秦远就算是怀疑金色骷髅的目的。
    也从未想过金色骷髅,是不是真心帮助他,毕竟秦远心中明白,金色骷髅答应过他,只要他帮助他完成他主人没有完成的愿望。
    杀掉他主人的敌人,金色骷髅就会拼尽全力的助他成为强者,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回事,金色骷髅连最基本的事情都没有帮过他。
    说是在秦远完成任务之后把传承都给了秦远,但却除了那两枚玉简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多余的东西给过秦远,秦远这么长时间以来也从未质疑过金色骷髅。
    他只觉得时机未到,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若不是因为这一次他没有答应金色骷髅的话,金色骷髅也不会帮他修补赤龙枪了。
    赤龙枪这件事儿是他的燃眉之急,金色骷髅一直知道的,但却一直都不肯说,这让秦远已经有些愤怒了。
    不过秦远现在已经看清金色骷髅了,也没有把金色骷髅当成自己人,所以干脆连多余的话都不肯说了,对于那些对自己不可能用真心的人。
    秦远还是有一丝防备之心的,秦远,现在觉得就算是面对着李文渊都比面对着,金色骷髅轻松。
    一看秦远这个态度,在加上秦远这些话,金色骷髅就知道完蛋了,自己这一次算是彻底得罪秦远了,估计秦远以后都不会再真正相信他了。
    这样金色骷髅有些着急,不过秦远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连威胁金色骷髅和质问的话都没有说这让金色骷髅更加难受,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或你帮助我修复赤龙枪,那我就会考虑带你们进去,咱们也算是达成了一条协议,既然这样的话,多余的话也不要说了,你先进来吧!”
    说完这些话之后,连给金色骷髅辩驳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把金色骷髅再次放回了储物灵囊之中,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
    秦远也没有迟疑虽然心底里还是免不了有些愤怒,但表情还控制的不错,他再次回到了客栈来到了孙偲与李文渊的身边。
    这时候孙偲与李文渊正静悄悄的喝茶,小鱼儿正把手拄在下巴上,一脸的百无聊赖,他们几个人看到秦远回来之后都用一脸惊奇的目光看着秦远。
    那表情仿佛是在说你终于回来了,李文渊用无奈的表情看了秦远一眼,秦远轻笑一声扯了扯嘴角从李文渊的表情上去判断就能看得出在自己走之后,他应该没有跟孙偲聊什么有用的东西。
    秦远坐回了之前的座位之后,先是跟孙偲客套了两句,然后又聊起了之前还没有聊完的事情,孙偲倒是显得温文尔雅,不管是有没有秦远他总是那样温和的表情。
    两个人聊的还算是挺投机的,孙偲觉得秦远是一个挺实在的人,你觉得孙偲态度温和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就在两个人越聊越投机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们几个人抬头去看。
    只见赵永哲正一脸怒意的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赵永哲那副样子像是发现了自己老婆出轨一样,带着一种要捉奸的态度来到了他们身旁。
    孙偲皱了皱眉头一脸厌恶的看了一眼,赵永哲孙偲是发自内心的讨厌正向他们走来的这个人,因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孙偲已经跟赵永哲分道扬镳了,他不想再跟赵永哲有任何的牵扯,以后不管赵永哲是死是活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今来这个茶馆喝茶也是他自己的意思,甚至连居住的地方都离着赵永哲远远的,他也不知道赵永哲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冲过来。
    那脸上的表情像是来兴师问罪的,这让孙偲不由得有些厌恶,他也不知道赵永哲要兴师问罪个什么。
    秦远的表情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看到赵永哲来了之后也跟没看见一样,赵永哲来到他们身边之后,先是上下打量了孙偲与秦远一眼。
    那副样子好像是在控诉两个人有不正当的关系,看到他这个表情,秦远忍不住冷笑一声,已经有一肚子的话在等着赵永哲了。
    赵永哲伸出手来指着孙偲说道:”孙偲我看你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之前是有恩怨的吗?你竟然还能跟这个人心平气和的在这喝茶。
    甚至聊得那么投机,我又不是在外面看见你们在里面喝茶,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我之前还瞧着你像是个正人君子,师父还一直说你脾气温和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现在看来师父是看偏了,没有看到你那里的东西,只看见你的表面了,你之前装的跟个什么似的,如今却跟敌人坐在一起喝茶。”
    孙偲直接被赵永哲给气笑了,他这一通控告简直把孙偲说的人狗不如:“我说你什么意思呀?我在这儿喝茶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不管是跟谁喝茶,聊了什么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我没有给门派抹黑没有给别人造成麻烦就行了你管的着我那么多吗?
    再说了什么时候秦远兄弟是我的敌人了,我和他之间聊得很投机,是因为我们性格相仿,我哪一点做出不要脸的事情来!
    倒是你一上来就兴师问罪,也不知道你问的什么罪,连句话都说不明白,你还有脸问罪别人我一跟他没有仇二跟他聊的很来,你控告个什么还说我不要脸你能说出我哪不要脸?”
    赵永哲听到孙偲的话之后冷笑一声说道:“你当然不要脸了!你哪要脸了?你之前用那个态度来教育我,好像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样。
    总是说出那些大道理来摆在我的面前,可你哪一点又做到了?你说你不给门派抹黑,你跟他喝茶就是在给门派抹黑。”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