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嘈杂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533章嘈杂

2020-09-25更新

李文渊在小河镇呆了有几年的时间了,对小河镇几乎算得上是了如指掌,进入阵子之后,李文渊便十分熟练的带着秦远去了一个中等客栈!
秦远有些诧异的看了李文渊一眼,还以为他会带着自己去比较高档的客栈,毕竟自己在他看来应该也不差这几个钱儿。
来之前他就听人说过南苑这个地方灵晶并不算是硬通货,反而异族的灵核在这里广受接纳。
他之前杀掉的异族数不胜数,为了以防万一他并没有把所有的灵核全部吸收入入塔令牌内,还是留下了几十个灵核作为自己的日常花销!
但李文渊进入小河镇之后,便没有打算带着秦远去什么高等客栈,进入小河镇之后目标明确的带着秦远去了这一家中等客栈。
这家中等客栈的名字叫做同源客栈!外面的装修只能说是过得去,进入里面之后,发现里面所有的桌子全都被各种各样的人占满,甚至都没有多少缝隙!
而且秦远仔细往桌子上看了看上面的菜肴,也没有见得有多精细,仿佛就是普通的菜肴,这家同源客栈除了人比较多之外,并没有其它令秦远注目的地方。
越是这样越让秦远有些好奇,李文渊带着他来此地的目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秦远对李文渊的了解也逐渐增多。
他觉得李文渊绝对不是那种忽略细节的人,李文渊的脑子在进入小河镇之后,绝对会带着自己去一个比较安静的客栈休息。
这个地方一进来就听见乌泱乌泱的讨论声,各种各样的大汉齐聚一堂一看就是个是非之地。
秦远挑了挑眉头,有些好奇的看向身旁的李文渊,眼神之中并没有带着丝毫责怪,李文渊看到秦远同事过来的目光之后嘴角微勾露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
他就知道秦远绝对不是那种不管不顾就乱发脾气的人,他肯定也猜出自己带他来这种地方,绝对另有目的。
虽然李文渊与秦远的接触,也就只在这几天的时间,但李文渊也能看得出秦远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他带着秦远来这种喧哗之地自然有他的目的。
不过现在并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在一堆乌泱乌泱乱糟糟的人头之中,他一眼就看见了他之前熟知的一个小二,他冲着那个小二招了招手。
那个小二也是眼尖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两个人,那小二在见到李文渊之后,嘴角立马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秦远挑了挑眉这家同源客栈一共分上下两层,大厅就是堂食的地方,里面摆满了普通的四脚桌,上面挤满了境界不同的武者!
或许是因为生意实在是太好了,这些四脚桌,简直都快把过道挤没了,那小二儿从人群之中,挤到秦远这边儿,还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一边赔礼道歉一边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大大的茶壶,秦远有些好奇的看着聚集在这一楼大厅里的众人。
桌子上的菜肴并不算太丰富,造型也不怎么好看,虽然他来仙界也没有多长时间,但身为北辰宗的弟子,一些最基本的见识还是有的。
这些菜肴不管是从造型上还是从味道上,应该都不算上乘的东西,但还是吸引了这么多的人聚集在此,看来这个地方吸引人的并不是菜肴,而是别的什么!
那小二好不容易挤到李文渊与秦远身边之后,先是一脸惊喜的上下打量了李文渊一番:“李二哥!看到你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就放心了!果然我还是小看了你二哥的本事!”
李文渊扯了扯嘴角,显然跟这个小二关系还不错,两个人都称兄道弟了,之前的接触肯定也不少。
不过还没等李文渊开口说什么呢,那小二就把目光放在了秦远身上,秦远长相还算英俊,身材比较消瘦。
看上去气势内敛并不像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人,那小二有些好奇的看了秦远一眼,又把目光转到了李文渊的身上:“李二哥这位是谁呀?李大哥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来呀?”
小二嘴里这个李大哥,不用想也知道说的就是李文成了,李文渊在听到小二提到李文成之后表情僵了僵,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他轻笑一声说道:“我跟我大哥有了点矛盾,暂时分开了,这是我朋友你以后叫他秦公子就好了!”
小二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被他掩藏了过去,这个小二修为一般不过在武师境界,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太大的进展了。
但他能在这个地方混的如鱼得水,眼力见儿自然也不俗,虽然他并没有在秦远身上看到有不凡之处……
但凭感觉却并不敢小看了秦远,在李文渊简单的介绍之后,小二赶紧躬身打了招呼:“见过秦公子!”
秦远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对这个小二表现的太熟络,也没有太失礼,只不过是一个小二罢了这些简单的事情,交给李文渊就好了。
李文渊果然十分聪明的把话头接了过去:“我们两个是来住店的给我们挑两间上房!一会儿我要带着秦公子去你们家,在旁边开的茶楼到时候给我们两个留个座!”
那小二赶紧点了点头,在前面给李文渊与秦远引路,带着他们两个去了二楼,刚踏足二楼之后,那吵杂的声音才渐渐低了下去。
这让秦远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说实在的秦远特别讨厌那种吵杂的环境,总觉得有一千个苍蝇围绕着在他耳边嗡嗡乱叫一般,那种感觉着实不怎么好!
小二做事还算麻利,很快的给秦远与李文渊安排好了住处,李文渊并没有去自己的房间,而是迎着秦远去了最靠里面的那一间上房。
打开房间之后所有嘈杂的声音全部被关在了门外,李文渊见秦远的表情终于恢复到平常那种状态,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他就害怕秦远实在烦躁不堪,不给他解释的时间,就一股脑的把他训一通,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他实在是太冤枉了。
不过以他现在的地位,也不敢对秦远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因为他现在心里清楚,他以后的日子可全要指望着他眼前的这位。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