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怨念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111章怨念

2020-04-24更新

    秦远整个人被拽起来,往山林里冲去。
    “是你?!”
    秦远这才发现,拽他的人竟然是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苏染!
    那个冷艳女人!
    后面还有人追他们,不过只追了一段路,就又返身回去了,等没有人追来,苏染才松开秦远的胳膊。
    两人已经进入了山林里,借着这里的树木跟灌木丛躲藏起来。
    “你咋也在这里?”
    秦远好奇的问道。
    苏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然后手里凭空变出来一个木牌,递了一个秦远,也不说话。
    秦远接过木牌,好奇的问道:“这东西是什么?他们怎么都要抢?”
    苏染反问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来这里?”
    秦远刚想说我老婆让我来的,突然想起顾沅霜告诫过他,不能暴露他跟顾沅霜以及徐青的关系,便改口说道:“我听说了,就自己来了。”
    苏染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冷着脸解释道:“武阁峰会,是三年一次的盛会,所有武者只要想参加的,都可以来参加,不过一般只有武师到大武师这个境界的人会参与进来,还有很多人是放弃了考验的,跟着宗门长辈上山。”
    “刚才那里有好几百号人呢,就这还只是一部分人?”
    秦远问道。
    “武师基数庞大,参加的人虽然只是少数,但也不可能才几百号人,这里只是众多上山点的其中一处,在其他上山路线里面,还有其他参赛者,至于这木牌,你可以当成考验成绩的工具。”
    苏染解释道。
    “那刚才那个人说的五关又是什么东西?”秦远插嘴问道。
    苏染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行行行,你说你说。”
    秦远立马怂了。
    苏染这个人,虽然一开始的经历不太愉快,但上一次去张绍毫住处的时候,两人却阴差阳错的合作了一次,对秦远来说,苏染肯定是朋友大于敌人的。
    而且,刚才苏染也帮了自己,还给自己木牌。
    见秦远不开口了,苏染才继续解释道:“考核分为五关,第一关看的就是谁手中有木牌,刚才那个箱子里,只有九十九块木牌,注定有很多人拿不到木牌,那些拿不到的,就会去抢夺别人的,理论上只有九十九个人能够过关。
    但事无绝对,有一些人会抢夺更多的木牌,来争取之后的特权,所以,你手中的木牌一定要保存好,一旦丢失,第一关你就过不去,只能灰溜溜的滚下山。”
    苏染说完后,转身就要走。
    秦远急忙喊住她:“你不跟我一块儿么?”
    “我要去抢夺其他人的木牌。”
    苏染冷冰冰的回道。
    “那之前那个被打伤的男的,会不会死啊?”
    秦远还惦记着那个奄奄一息的青年。
    “他在平台上,手里还没有木牌,不会有人继续对他出手,会有武阁的人带他去疗伤,当然,如果你在山林里死了,那也是白死,不会有人给你收尸。”
    苏染的声音渐行渐远,很快就隐入山林消失不见。
    徒留秦远一人在原地,拿着手里的木牌发楞。
    这些事情,顾沅霜跟徐青居然都没有告诉他?
    他心里有些怨念,但也不算严重,自己本身就是个不服输的主,想必顾沅霜不说,也是想借机磨练他,但是这种磨练,让秦远心里有些不痛快。
    怎么说,两人都是夫妻关系,这让秦远有种被欺骗隐瞒的感觉。
    与此同时,已经登上山顶来到武阁总部的顾沅霜跟徐青两人,也在高规格的接待下,入住了安排的居所。
    这是一处独立的院落,环境非常好,徐青依然像是老管家一样,住在偏屋,主屋是留给顾沅霜和秦远的。
    院子里,徐青有些担忧的皱眉道:“考核已经开始了,少爷会不会责怪我们?”
    顾沅霜眉头动了一下,冷酷道:“该经历的事情,总归是要经历的。”
    “我都意思是,我们没有告诉他关于考核的事情,恐怕有些不妥。”
    徐青无奈道。
    自家小姐的脾气,他一清二楚,真决定了某件事情,就会一根筋做到底,所以他并非马后炮,只是稍显无奈罢了。
    顾沅霜沉默了一下,随即语气缓和了一些道:“他要是有什么怨念,我都可以接受,不告诉他,是想让他更快的接受即将面临的环境。”
    “话是这样说,唉!”
    看到顾沅霜一脸坚决,徐青只能叹息一声,岔开话题问道:“那小姐体内的寒气……”
    “几个晚上而已,算不得什么,之前也一样过来了。”
    顾沅霜淡然道。
    徐青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会选择告诉秦远关于考核的事情,毕竟这影响不到秦远的历练。
    不过小姐的心思,他一向猜不透,也就只能作罢。
    此时的秦远,自然不知道这两人在想什么,他心里的怨念压下,在山林里找地方躲藏。
    刚才那男子说过,日落之前,要赶到五百米上的武阁据点,才能算第一关闯过去了,秦远心里也涌出一股子劲儿,或许是不想让顾沅霜看扁,也或许是自己的好胜心理。
    苏染已经没了踪影,满打满算一个下午也就五六小时的时间,他也往上山的路赶去,在山林里一阵穿梭。
    “王皓,你别欺人太甚!我们也有三人,你真要动手,我们也不见得怕了你们!”
    在秦远像是孤狼一样往山上冲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他脚步一顿,折身往那边赶去。
    很快,他就看到山林里有六个人在对峙,其中一方是三个青年,另一边则是一个青年两个年轻女孩,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秦远没有立即现身,躲在灌木丛后面偷看。
    看样子,应该是两伙人对上了,苏染已经给他解释了一通,估计是遇到要抢夺木牌的人了。
    “宁文,我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该说你傻呢?要是没有底气,我们怎么会拦下你们?”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