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上山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110章上山

2020-04-23更新

    成长是需要代价的,如果一直有人护着,那也只能成为温室里的花朵,而不能成为悬崖边上的强劲野草。
    秦远对这一点倒是没什么意见,他本身从小就野,没有父亲管教,改嫁之后那个家他更是不想回,也经常在外面露宿。
    见秦远没有反对,顾沅霜也稍稍放下了心,其实一开始她并不担心什么,包括张绍毫在内,只是跳梁小丑罢了,但对目前的秦远来说,武阁是真正的凶险之地,其内的危机,连她都有些担忧。
    当然,她无比笃定以及确信,秦远终有一日能够君临天下!
    四天时间眨眼即过。
    秦远熟悉了一下赤龙枪,又在徐青的教导下,将那部拳法变化为枪法,找到其中的共通之处,让秦远不至于手握神兵,却只能乱打一气。
    而且,天地战神诀中,也有武技可以领会,只是秦远现在还没有入门,勉强算是将将踏入天地战神诀第一层。
    四天后,徐青开车,载着顾沅霜跟秦远,前往太行山。
    从流程前往太行山,路途不近,开车算上途中休息,要两天时间。
    让秦远诧异的是,到了武阁总部所在地后,他原本以为这里应该是人迹罕见的,没想到居然格外的热闹非凡。
    而且,这总部,就坐落在一座小镇上面,还有不少居民在这里居住,反正外面小镇该有的,这里一样不落,主干道上车流如织。
    “这里是武阁镇,能在这里居住的,基本上多少都跟武阁有些关系,其中以那些武者的家属居多。”
    徐青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
    秦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但还是好奇的打量四周。
    徐青一路把车开到了武阁镇边缘,后面便是太行山脉,仰头望去,连绵的群山绿意葱葱,连空气都清新了无数倍。
    “武阁总部坐落在武峰上,现在应该有不少势力的人都赶来了,我跟小姐需要先行一步,少爷可以自行上山。”
    山脚下,徐青笑着说道。
    秦远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话,还是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有着两个大靠山却不能说出去,好难。”
    顾沅霜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们若是跟你一起上山,到时候武阁峰会,谁还敢跟你较量?”
    “行吧,那你们先上去,我跟着大部队上山好了。”
    秦远耸了耸肩道。
    “你会喜欢这里的。”
    顾沅霜莫名说了一句,然后跟徐青迅速消失在了秦远面前,两人到了隐蔽处,直接腾空而出,竟然扶摇直上,潇洒登山。
    秦远没看到这一幕,不然又要羡慕了。
    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山路,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登山了,有的孤身一人,有的成群结队。
    不过,都没什么交谈,很多人都在埋头赶路,而且一脸警惕,看上去像是在防备着什么一样。
    秦远跟了上去,跑到一个离自己最近的青年身后,追上他后主动打招呼道:“嗨哥们儿,你也是去参加武阁峰会的吗?”
    那青年看了他一眼,提高速度,迅速远离。
    秦远摸了摸鼻子,一脸疑惑。
    接着他又搭讪了另外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年轻女子,差点被那女子同行的男性友人出手教训,幸好他及时解释说自己第一次来,不知道情况。
    那伙人才没有动手,但也没有搭理秦远,瞧那模样,大有秦远再跟上来就直接动手的架势。
    接连碰壁,让秦远只能跟在后面埋头赶路。
    从山脚到山顶的距离可不短,半天之后,连四分之一的路程都没有赶到。
    而且,秦远发现之前上山的那些人,都在这里等着,这块地势相对比较平坦,像是一个大平台,有很多人聚集在这里,粗略看去,应该有不下三四百人之多。
    他们还站得相对比较分散,现在日头正烈,他们就这么站在烈日下,像是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有了之前的教训,秦远也不敢去找人询问,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停下来等。
    好在并没有等太久,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从平台往山顶延伸的山路上,下来了一个穿着黑青色衣服的男子。
    那男子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下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男子身上。
    这男子也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注视,面无表情的说道:“本次武阁峰会,登山者需要闯过五关,第一关,日落之前,赶到五百米上的武阁据点。”
    男子说完后,他在身前一挥手,在他面前,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大箱子,那个箱子里面,都是一个个木牌,上面刻着编号。
    “编号自取。”
    男子说完后,返身直接上山,啥也不管了。
    秦远知道,这男子刚才的手段,应该就是徐青说过的储物灵囊,不过这不是只有武王才能得到武阁发放的东西么?
    这男子居然是武王?
    这么年轻?!
    在秦远发呆的时候,原本各自等在平台上的众人,突然像是疯了一样,一个个猛的冲向了那个男子遗留下来的箱子。
    有人速度最快,冲到箱子面前,一把抓起好多个木牌,转身就要冲进树林里。
    既然是登山路,自然不缺深林,山路崎岖,也恰好适合躲藏。
    只不过,那个抓了一把木牌的人,还没跑出去,就被另一群人一拥而上,一个个赤手空拳,差点把那人打死。
    前后不过半分钟的时间,等秦远再去看时,那一马当先抢牌子的人,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有气进没气出。
    秦远跑了过去,蹲下身查看那人的伤势,随即眉头紧锁,赶紧把他扶起来送到一边的树荫下,皱眉问道:“他们干嘛打你啊?”
    被打的是个青年,闻言只是艰难的抬眉看了秦远一眼,并不说话。
    秦远问了几句,也觉得有些无趣,又不知道要不要离开,毕竟这人不管他的话,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这都没人管的吗?
    在秦远不知道该怎么抉择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来到了他的身前,一把拽起他的胳膊,沉喝一声:“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