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你得罪不起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96章你得罪不起

2020-04-20更新

    那大武师根本不敢跟秦远硬拼,咬牙看了一眼张绍毫,最后居然脸色一狠,陡然转身从二楼阳台直接跳了下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秦远冲到了阳台,也没跳下去追,返身看到那女人已经丢了一床被子在张绍毫身上,然后居高临下的冷冷的盯着他,冰冷道:“东西呢?”
    秦远一怔,原来这个女人是来找张绍毫要东西的,难怪上次会在星巴克认错人问自己要东西。
    他倒是有些好奇,这女人能有什么东西在张绍毫这里。
    后者被秦远先打了一顿,这会儿一阵阵剧痛袭击他的大脑,让他脸色煞白脑门不停的冒汗,都没工夫回答女人的话了。
    张绍毫其实也很绝望,自己花重金请来的大武师,居然临阵脱逃了,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管了!
    最重要的是,他连眼前这个女人是谁都不认识,又怎么知道她要什么东西?
    “东西呢!”
    女人一脚踩在张绍毫的肚子上,幸好她穿的是平底鞋,要是高跟鞋,这一脚秦远都怀疑会不会把张绍毫的肚子给踩破。
    果然,女人狠起来,是要人命的。
    这别墅之间的距离离得很远,所以张绍毫大喊大叫,也引不来任何人,秦远饶有兴致的在一旁看着戏,他乐得有人教训张绍毫。
    这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秦远拿出来看了一眼,是秃子发来的短信,那边也已经搞定了。
    秃子办事他还是放心的,这些人骨子里就不是安分的细胞,让他们做事就跟给他们钱一样。
    秦远回了一条稍后就来的短信,就回条短信的功夫,一声惊天的尖叫把秦远吓了一大跳。
    他豁然转头看去,只见女人隔着被子一脚踩在了那个地方,看得秦远虎躯一震,只觉得冷气直冲脑门。
    离谱的是,张绍毫整个人颤抖着,居然好了。
    秦远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盯着张绍毫问道:“你他妈还是个抖m?”
    女人回头看向秦远,目露疑惑,显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远尴尬的解释道:“你继续,我就看着。”
    女人继续盯着张绍毫,怒道:“七天前,你得到了一个木盒,里面的东西呢?!”
    张绍毫终于明白这女人说的东西是什么了,咬着牙忍痛道:“在……在保险柜里。”
    “拿出来!”
    女人怒喝。
    张绍毫挣扎着起身,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只能爬着回房间。
    秦远跟女人都跟了进去,看着张绍毫像条狗一样爬着到了衣柜面前,颤抖着右手找到里面的保险柜,然后通过面部识别密码打开。
    在打开的那一瞬间,秦远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物体,脸色陡然一变,下意识矿吼道:“躲开!”
    他的身体也条件反射一般,一把扑向女人,把她扑倒在地。
    同一时间,张绍毫脸色狰狞的大吼:“去死吧!”
    他的右手,握着一把手枪!
    ‘砰!’
    枪声在房间如惊雷。
    幸好秦远的视角能够看到保险柜的地方,子弹几乎是从他的脑门上飞过,打在了墙壁上。
    扑倒女人后,秦远也第一时间抱着女人就地一个翻滚,正好到了房门那里,他用右腿一勾,把房门带上,也顾不上压着柔软不柔软了,迅速起身,惊出一身冷汗。
    张绍毫一枪接连两枪打空,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只能说枪法稀烂,秦远起身后,没敢立即冲进房里。
    这不比之前铁狼拿枪的时候,铁狼当时跟他是肉搏战,离得近,他可以迅速反应过来。
    但现在要是冲进房里,肯定要吃枪子儿。
    女人也从地上爬起来,衣服有些凌乱,狠狠地瞪了秦远一眼后,也是脸色有些微白。
    “你在门口这里,我去后面。”
    秦远小声说了一句,然后跑到阳台跳下楼,来到房间窗户外面,像是猿猴一样灵活的窜了上去,不过没有立刻冲进去。
    房门处的女人也看到了秦远,见秦远点了点头后,才探出半个身子到房间里面,又迅速撤出去。
    也是在这时,张绍毫下意识一枪打在门口的时候,秦远把自己的鞋子脱下,猛的朝张绍毫砸了过去。
    目标精准,砸在了张绍毫持枪的右手上。
    手枪脱落,女人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在张绍毫想要捡枪的时候,一脚踹在他的下巴上,把他整个人都踹得往后仰倒。
    看着都痛!
    秦远也从窗户跳了进来,看着被逼到墙角的张绍毫,讥讽道:“差点被你翻盘了还,现在你还有什么手段?”
    对普通人来说遥不可及的东西,对张绍毫这种人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女人冷冷的盯着张绍毫,然后弯腰从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木盒子,里面的东西对她非常重要,绝不能落入他人手中。
    秦远有些好奇,不过也没多问,他来这里,只是来教训张绍毫的,帮他涨涨记性,告诉他自己不是什么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
    见女人东西到手,张绍毫也挺惨的,秦远也没了动手的欲望,冷漠的说道:“我知道你心中不甘,指不定在想什么办法要弄死我,但我今天几人来了这里,就不会怕你后面的手段。”
    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沅霜说得没错,你自视甚高,目中无人,城府也不浅,但你忘了一点,这个世上,有那么一群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你是说你自己吗?”
    张绍毫狞笑,他脸上都是血迹,说话的时候,嘴巴里一股子血腥味,可他现在也豁出去了,看着秦远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秦远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摇头失笑道:“当一个人在高处站久了,某些事情也就不肯承认了,随你怎么想,有什么手段,我也都接着就是了。”
    职场不是他擅长的地方,那就用其他办法来解决问题,暴力是最粗鲁的方式,但有时候却是最有效的方式。
    秦远脑袋里没读过几本经济学书籍,也就不班门弄斧,用拳头说话就是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