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签字离婚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70章签字离婚

2020-04-10更新

    外部就不说了,顾家内部,他的威信,肯定会大打折扣。
    其实他们几兄弟都知道,老爷子没几年可活的,到时候顾家家主的位置,还指不定落在谁的头上,在这个时候落下把柄,是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若是在平时,他肯定立即出手了,但是现在,只能先让顾庆宇吃点苦头了。
    此时的顾庆宇,虽然已经被保释了出来,但也被下了禁令,不仅二十四小时有人盯着,他还不能随意出去,只能在自己的住处待着,等待后续调查结果。
    “秦远,我跟你势不两立!”
    顾庆宇咬牙低吼,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但现在连帮忙的人都找不到,庞斌的电话打不通,打给别人说是庞斌被他老子派出去有事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事出门,就只有庞斌自己知道了。
    他已经被秦远的手段搞怕了。
    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大部分都销声匿迹了,要么就是左右推诿,其实说起来也不怪他们,连顾庆宇都没办法的事情,他们怎么会有办法?
    本身他们的家世背景,就不如顾家。
    有一个李轩墨,也只是在这边上学罢了,他们李家的势力不在柳城,更帮不上忙。
    又被一个昔日的朋友推诿了后,顾庆宇气得把手机砸了出去,连他老爹暂时都没有出手的打算,别人就更不可能撞枪口上去了。
    顾永贺一家子心急如焚,秦远此时却闲情逸致的跟徐青一起弄着晚餐。
    明天开始他就要去白疯子那里修炼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武师,另外,还要去周成才那边一趟,离婚协议书已经写好了,不能浪费。
    “少爷的厨艺还挺精湛。”
    徐青在一旁夸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就会自己做饭了,不过也只会一些家常菜,别的要学。”
    秦远谦虚道。
    “已经很不错了。”
    徐青笑了笑。
    秦远其实一直都不知道徐青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对顾沅霜非常恭敬,而且平时也没看徐青有什么事做。
    当然,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单纯好奇罢了。
    吃过晚饭,秦远也难得闲下来陪着顾沅霜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洗完澡后回房间修炼。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秦远总感觉顾沅霜对自己的态度柔软了一些,没一开始那么高冷了。
    “你的计划还不错,顾庆宇现在求助无门,顾永贺暂时也不敢插手,怕是要让顾庆宇吃一阵子苦头了。”
    顾沅霜赞赏的说道。
    秦远冷笑一声道:“我本来就没打算招惹他们,是他们要穷追不舍,那我就只好奋起反击了,这年头做个上门女婿都这么难。”
    “主要是有利益冲突,不过你这一次反击也非常漂亮,看来让你跟着白疯子学,没学错。”
    顾沅霜微微笑了一下,又很快隐去。
    让秦远跟着白疯子学,本身就不仅仅只是修炼,如果只是教秦远修炼,顾沅霜肯定要比白疯子擅长许多。
    她的本意,是锤炼秦远的心智和城府。
    白屠的实力在顾沅霜面前或许不够看,但他是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人精,真要比生存能力和肚子里的坏水,顾沅霜还真要甘拜下风。
    所以一开始让秦远去跟着白疯子修炼,也有这方面的考虑,现在看来,成效颇丰。
    “好的没学多少,坏水倒是学了很多。”
    秦远也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尤其是秃子他们,一个比一个点子多,不过跟着他们,的确能够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这次针对顾庆宇的计划,秃子就出了大力。
    翌日,秦远一大早就带着离婚协议书去了周成才家里,上次离开这里,还是被那个男人用菜刀追出来的。
    这一次,他丝毫不惧。
    房门紧闭,秦远手里还有一把钥匙,他特意把母亲的要是也带来了,这是他最后一次踏进这扇门。
    刚进屋,就有很重的酒味跟药水味,上楼拧了一下周成才房间的门,发现没反锁,推门而入,看到周成才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床头柜上还有一些沾着血的绷带和药水。
    他那手多半是废了一半了,即便去医院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不过这一切都是周成才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秦远退出房间,又打开了那个男人的房间门,那男人躺在地上,旁边散落着两个白酒瓶子,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下酒菜。
    这男人是个赌鬼加酒鬼,嗜酒好赌,秦远用脚踢了一下男人,后者翻个身继续睡了。
    见状,秦远转身去了洗手间,端着一盆水再回来,直接泼在了男人脸上。
    “干什么?!”
    男人陡然惊醒,大喝一声,看到是秦远后,脸上顿时怒气横生,瞌睡全无,怒骂道:“小兔崽子!你还敢回来?就是你要扣掉我的拆迁款?!我杀了你!”
    他左右一看,顺手捡起地上的酒瓶子,就要往秦远头上砸。
    这大嗓门,把周成才也吵醒了,起床跑来房间里看到秦远后,吓了一大跳。
    秦远一脸冷厉之色,伸手扼住男人的手腕,反手直接把那酒瓶子砸在男人的脑门上,头皮直接磕破了,鲜血流淌而下。
    见男人还要动手,秦远冷哼一声,一脚踹在男人肚子上,又一拳在他脸上,直接把他放倒。
    上次是要护着母亲,所以只能逃走,这一次他孤身一人前来,这男人也就是表面凶横了一些,打架不过是乱打一气,怎么可能会是秦远的对手。
    从秦远跟着母亲来到这里开始,他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继父二字,对他而言不是一个新的家庭,反而是一个梦魇。
    男人被放倒后,周成才根本不敢上来,躲在后面胆颤心惊的大喊:“秦远!你别太过分了!他好歹也是你爸!”
    “你说什么?”
    秦远豁然转头,眼神凶狠的盯着周成才。
    后者吓了一跳,哆嗦着不敢说话了。
    秦远一脚踩在男人头顶,把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去拿支笔过来!”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