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栽了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53章栽了

2020-04-03更新

    秦远声音冰冷,拒绝就要彻底,不给她任何机会。
    他其实比较无所谓,但不能因此连累到顾沅霜,哪怕是让她在顾家丢面子的事情,他都不会干。
    不管顾沅霜对他有什么图谋,至少在昨晚顾沅霜如战神一般出现时,秦远就已经对这个女人动情了,想要变强的心,又坚定了一些。
    苏香贝齿紧咬,这副模样颇为诱人,可对此时的秦远来说,只会让他更加警惕。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片刻,苏香终于率先撑不住,眼眶一红,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哭了?
    这毫无征兆的哭泣,让秦远反而措手不及起来,他想过苏香有其他反应,威胁也好撂下狠话也罢,或者是离开再伺机而动,可没想到,她在自己面前就这么哭了出来。
    似是有着无限的委屈,苏香肩膀抖动,随即蹲下身,埋头痛哭。
    秦远一脸不解,语气依旧冰冷道:“我这人没那么多怜香惜玉的想法,你在我面前哭也没什么用。”
    苏香只是哭,幸好这办公室一般也没什么人来,要是别人看到,还指不定怎么想。
    “行了行了,别哭了,有事起来说!”
    秦远被哭得有些不耐烦,沉声喝道。
    苏香果然顿住了哭声,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有些畏惧的看了秦远一眼后,这才起身,只是还在抽泣着。
    “我都还没哭,你哭个什么劲儿?你是顾永贺一家的人,我没赶你走都算不错了,有什么好哭的?”
    秦远无奈道。
    苏香没说话,她抽泣了好一会儿,才缓和好情绪,语气非常悲伤又歉意的说道:“秦总,你说的不错,我能在这里,的确是顾庆宇授意的。”
    这话反而让秦远愣住了,随即冷笑连连道:“不打自招了?藏不住了?你的目的太明确,就是想要抓我的把柄,可惜我不给你任何机会。”
    “我知道说出来秦总可能不会相信,我虽然是顾庆宇授意,但我并不是自愿的,我弟弟去年检查出白血病,需要大笔的钱治疗,我没有办法,只能帮他做事。”
    苏香说着眼泪又下来了,情真意切。
    秦远始终在冷眼旁观,听完后才讥笑道:“挺感人的,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世上的不平事那么多,秦远又不是救世主,不可能去管别人怎么样。
    更何况,苏香已经承认留在这里另有企图,他再去同情,就是自己舔狗了。
    苏香眼神黯然,低下了头,原本性感的红唇,咬出了一丝痕迹,她幽幽的说道:“你猜的不错,他要我抓住你的把柄,想办法引诱你跟我发生关系,再借机取证,还让我在公司的账目上做手脚,这些事情我都不想做,可是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
    她的表情有些痛苦,她并不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只是被形势所迫,不得已才而为之,每一天,她的良心都在受到谴责。
    “什么意思?”
    秦远眉头陡然一跳,沉声质问。
    “刚才你喝的水杯里面,有他给我的药……”
    苏香蹲在地上,根本不敢直视秦远的眼睛。
    昨天晚上,顾庆宇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失手,也不要再让顾庆宇失望,苏香没有办法,为了弟弟的医药费,或者说,为了弟弟的命,她只能屈服照做。
    秦远猛然站起,他有水杯放在公司,而且苏香的确有帮他接好水的习惯,会泡一些茶叶。
    到公司他就喝了一口,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着了苏香的道!
    其实他倒是不怕苏香在公司账目上做手脚,第一他自己也懂这些东西,到时候顾沅霜应该可以处理,但这种针对他个人的手段,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上一次沈飞也用了同样的计策,这才短短两天时间,没想到,又中了一次!
    要不是肖婷最后关头把他带走了,现在的他,已经被赶出顾家了!
    猛然的一阵头晕目眩,秦远觉得腹部有股火在燃烧一般,意识也有些模糊,视线飘忽,眼前的事物都出现了重影。
    他只看到苏香朝他走来,身上的衣裳轻轻解开,落在地上。
    办公室里没人过来,只有他们两个人,秦远双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他的意识其实还算清醒,他知道在发生什么事情,苏香走过来坐进了他怀里。
    而且,这股药效非常霸道,秦远最后坚持仅剩的一丝理智,在苏香的撩拨下,彻底泯灭。
    这是一场疯狂的算计。
    秦远躲过了第一次,却没有避开第二次。
    若是有人看到,便会发现秦远的皮肤上,有一阵红光,像是被烧得发烫的铁皮,但诡异的是并没有伤到苏香。
    良久之后。
    秦远身上的热量散去,滚烫的温度也逐渐恢复正常,他看着躺在沙发上满脸痛苦之色的苏香,意识也在这一刻彻底清醒。
    眼角余光瞥到了那一滩血迹,脑袋翁然震了一下。
    不过他来不及怜香惜玉,立即寻找苏香事先放好的录像设备,能找的地方都赵了一遍,办公室里,他任何一寸角落都没有放过,可依旧一无所获。
    “东西在哪里?!”
    秦远心中怒极,返身来到苏香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上半身提了起来,逼问道。
    “啊!”
    因为扯动了伤口,苏香痛呼出声,眉眼间的痛苦之色更浓,却倔强的咬着牙一言不发。
    “在哪!?”
    秦远陡然怒吼,双目猩红,左手往前一探,扼住了苏香的脖子。
    苏香顿觉呼吸困难,本就是初经人事的她,只觉得大脑都有些缺氧了,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她,可她依旧不肯开口。
    两人僵持了十几秒钟,见苏香已经双目泛白,秦远才甩手把她甩在沙发上,怒容满面道:“你知不知道你把这东西交给顾庆宇,会给我带来什么?你弟弟是重病住院,你为了他可以豁出去一切,连自己的第一次都可以不顾,可对于我来说,你觉得我的下场会比你弟弟好吗?”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