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讨个公道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49章讨个公道

2020-04-02更新

钱通也是目光一凝,如果只是一个白爷,他们忌惮,但不会太过畏惧,可如果加上一个顾家,这已经不是畏惧的事情了,而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对抗。
张绍毫继续说道:“你虽然跟顾家有生意往来,但关系也只是平平,若是我出手,顾家那边可以保证不会太过干预,白爷那边,我也会牵制住。”
沈万福压下心中的震惊情绪,咬牙道:“既然张少肯帮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我等你好消息。”
张绍毫丢下这句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根本不用怎么出手,一个电话打给顾永贺,就可以让他在内部限制顾家其他人,另一个电话安排人牵制白爷,以张家的能量,还是能够威慑一下白爷的。
当然如果白爷执意要插手,他也不惧,大不了硬碰硬。
沈万福放下手机,看向钱通,后者立即点头道:“我这就去把那小子抓来!”
没了白爷跟顾家的威胁,区区一个秦远,他们再无顾忌。
至于要找到这个人,也并不难,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张绍毫估计也不会出面帮他们。
此时已经是入夜时分,秦远在训练基地休息一阵后,也准备回沧海山,他驾车离开,时间还充裕,所以开得不快。
在秦远离开训练基地的同时,白爷住的那个小破院子里,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
“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不拘一格。”
男人走进院子,打量了一眼四周,笑着说道。
白屠这一次没拿茶叶出来招待,他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往嘴里丢着花生米,旁边摆着一瓶白酒。
很廉价的那种白酒。
男人扫了一眼,然后从衣服兜里拿出来一小瓶酒,说道:“劣质的白酒喝多了,也可以试着换一种。”
这一小瓶,有钱也不容易买到。
白屠鄙夷道:“你的酒,我可不敢喝。”
“那我就只能自己享受了,花生米来点?”
男人也不介意,自己找来一个椅子坐下,让白屠分他一点花生米。
白屠递过去一小盘,说道:“喝完就赶紧走吧,我不待见你,顺便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这件事我没参与。”
“这瓶酒当做谢礼。”
男人又从外衣兜里掏出来一瓶酒,很小,扁平的瓶子,放在白屠旁边的小桌子上。
白屠冷笑一声,合着自己如果插手,这酒他就不会拿出来了。
……
中山路是从基地回沧海山的必经之路,秦远时速四十,不慌不忙的往沧海山别墅驶去。
十分钟后,拐入另一条小道,车流立即变少。
在他后面,一辆黑色大众汽车紧随其后,隔着二十来米。
秦远在驶入中山路的时候,已经接到了白屠的短信,只有两个字,小心。
看到后面跟着的车,秦远略微有些凝重,能让白疯子示警,很显然是那边得到了消息,有人要对自己出手了。
大众车在几秒种后陡然加速,强行变道超车来到秦远前面,而后一个急刹车停住。
秦远也顺势一脚刹车下去,被别停也没办法,看来对方是要在这里动手了。
大众车的副驾驶位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他就这么站在秦远的车前,笑着说道:“钱通,沈家的老仆,来为我家少爷讨个公道。”
他自报门户,根本不怕秦远知道他的身份。
秦远也推开车门下车,人已经堵在面前了,他开车冲过去也不现实,最大的可能是自己还要车毁人伤。
“看来你们找到了制衡的方法了,我有些好奇是谁出的手,顾永贺?还是张绍毫?”
秦远饶有兴致的问道。
心里凝重,脸上总要镇定一些,不然弱了气势。
沈飞知道自己的身份,示警短信又是白爷发的,很显然,白爷那边已经被牵制住了,而自己作为顾家女婿,也需要人牵制一手,他能想到的两个人,便是顾永贺跟张绍毫。
亦或者是,这两人都参与了。
“你很聪明,可惜,还太年轻。”
钱通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大踏步的走向秦远。
秦远严阵以待,脸色凝重。
大踏步变成了奔跑,而后是狂奔,几十米的距离,眨眼就冲了过来,男人不动时比较温和,跑起来眼神逐渐凌厉,近到秦远身前,右腿高抬,直接横扫而来。
秦远目光一凝,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但这时钱通的第二脚也再度踢来,秦远不得已只能抬手用手肘抵挡。
‘砰!’
一声闷响,秦远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手肘发颤,一阵阵痛感传来。
“你不过初入武者,只有武兵实力,我已是武师,你不是我的对手。”
钱通一招试探就知道了秦远的实力,大自然有弱肉强食,武道界也有三六九等七个品级。
武兵只是最弱的垫底存在,其上还有武师、大武师、武将、武王、武帅、武皇。
七级之分,让武道界也如同这世俗一样,有高下之分,强弱之别。
之前顾沅霜带秦远去白疯子那里的时候,说要一个月成就武师,连破两级,如今的秦远,比武兵稍强,却还没有到武师的程度。
这钱通就是一名武师,虽说在武道界依然垫底,但是在世俗界,已经算是不弱,比一般的特种战士要强上一些。
而且以沈万福的身份,也请不动更强的人来给他当保镖,能有武师保镖,还是机缘巧合之下才有的。
世俗界跟武道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秦远没理他,实力如何,也要先打过才知道。
钱通摇了摇头,略微失望,欺身再进。
他擅长腿上功夫,鞭腿如铁锤,力量极大。
秦远疲于招架,抽空能反击一两下,却也无济于事,他的拳脚都是在训练基地学的,只是基础的一套擒拿拳,其他的,都是乱打一气。
面对一般的保镖可以对付,但是对上钱通这种武师,就明显不够看了。
前后不过几十秒钟的时间,秦远的嘴角已经裂开了,右臂因为挡了好几次,已经开始发肿,哪怕钱通不动手,秦远的右手也一直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