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羞辱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28章 羞辱

2020-03-27更新

秦远回神,眼前的夫妇并不显老,男人身穿黑色西装,刚毅的脸庞上没什么皱纹,岁月留下的只有沉淀后的成熟气质。

旁边的妇人穿着米色连衣裙,不张扬也不会显得暗沉,恰到好处,能生出顾沅霜这样的女儿,妇人的模样也非常出色,看着只有三十出头。

“叔叔阿姨好。”

秦远有些僵硬,他明显感觉到这一对夫妇对自己的敌意。

“喊爸妈。”

顾沅霜纠正道。

秦远在犹豫改不改口时,男人已经怒斥道:“胡闹!”

声音很大,让后院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能来这里的都是顾家直系或是走得很近的旁系,顾庆宇就在这里,此时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好戏。

“婚姻大事,就算你想自己做主,也不应该随便找一个野男人就嫁了!你眼里还有没有父母长辈?!”

男人盯着顾沅霜怒斥,全程就没看过秦远一眼,似乎当他不存在。

野男人三个字,让顾沅霜眉头微颦,旁边的妇人拉了一下男人,低声道:“你冷静一点!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这么大动肝火干什么?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

说完自己的丈夫,妇人才看向顾沅霜,语重心长的劝道:“霜霜,你从小自强独立,我们也很少管你,都由着你自己做主,但这件事,你听妈的,不要胡来。”

顾沅霜没说话,一副你说任你说我听算我输的样子。

秦远魂归体内,干咳了两声,说道:“两位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现在都是自由恋爱,我跟霜霜互相喜欢,私下领证是有些不妥,但我保证,会对霜霜好一辈子。”

顾沅霜微微侧目,嘴角微掀。

“你是谁?”

男人突然质问道。

“我……”

秦远刚开口,就被一道男人冷厉打断:“这是我们顾家的家宴,这里不欢迎你!”

逐客令下了,一旁的顾庆宇跟几个青年顿时就笑了起来。

秦远眉头微皱,刚才顾沅霜已经介绍过了,这男人明显是铁了心要赶他走,既然已经答应了顾沅霜,秦远就没有离开的道理了。

他不卑不亢的说道:“岳父,我是霜霜的老公,来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妥,如果岳父对我不满意,我可以跟霜霜离开。”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带我女儿走?赶紧给我滚!别让我喊人轰你出去!”

男人大怒,他常年身居高位,顾家的产业掌管了很大一部分,从来都只有他发号施令,还没被人这么顶撞过。

秦远则不然,他也不生气,和和气气的说道:“等给爷爷送了礼,我自然会跟霜霜走。”

“嗤!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穷酸样,能给爷爷送什么礼?你这袋子里,提的不会是野菜吧?”

顾庆宇忍不住开口嘲讽道,目光也扫了一眼秦远进门时就提着的礼品袋。

秦远回头,认真道:“不是野菜,是一条中华烟。”

“中华烟?哈哈哈哈哈哈!对你这种穷鬼来说,是不是中华已经是最高档的烟了?”

这下不仅是顾庆宇笑了,这花园里其他听到这句话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难道不是吗?”

秦远疑惑反问。

他不抽烟,印象中最高档的就是中华了,从顾沅霜那里打听到顾家老爷子抽烟,也就买了一条当贺礼。

贵重的东西他也不懂,该送啥送啥,别人收不收,就不是他的事了。

“瞧这个傻子!真的是个乡巴佬,丢人现眼!”

顾庆宇一阵无语,跟秦远说话,让他感觉被拉低了好几个档次。

“年轻人锐气一些是好事,不过也要有个度,你跟霜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跟她在一起对你没好处,这样吧,我做主,给你一笔你这被子都用不完的钱,你可以拿着这笔钱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但是要离开霜霜。”

妇人这时候开口说道。

不要说顾庆宇,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女儿带了这么一个丈夫回来,就像是让别人看他们家的笑话一样。

秦远摇头道:“之前张绍毫也说要给我一笔钱,不过我没要,这一次我同样不会要,我不缺钱用,就算缺,霜霜也会给我。”

后面这句话,直接让妇人眉头紧皱,花园里的其他人,更是一脸诡异的看着他,这是把吃软饭都说得光明正大了么?

“你们都听到了吧?这家伙就是为了堂妹的钱,我真不知道,霜霜是怎么看上这种人的。”

顾庆宇煽风点火,也对秦远的厚脸皮不齿。

“庆宇,让护腕把他丢出去!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顾沅霜的父亲沉声怒吼,秦远在这里,就像是有人在扇他的巴掌一样。

“好的二叔!”

顾庆宇立即应答,转身就要跑出去。

不过,这时候花园入口那里,却走进来一个老人,板着脸呵斥道:“来者是客,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爷爷!”

顾庆宇止住脚步,脸色微变,忙喊了一声。

花园里的人,也都恭敬起来。

老人身子骨看起来很健朗,拐杖都不用,双手负后,目光落在秦远身上,笑道:“中华烟挺好,我以前抽的都是水烟,几毛钱能买好几斤烟叶。”

秦远不知道这老人的真实用意,恭敬的接话道:“爷爷喜欢就好。”

“嗯,都回去开饭吧。”

老人点了点头,返身走了,旁边服侍他的佣人,也紧跟在身后。

顾家老爷子出面,连顾沅霜的父母都不好说什么了,只能怒气冲冲的回了餐厅。

别墅的餐厅能容纳好几百人同时用餐,顾家人丁兴旺,算上亲家来的人,足有一百多号人。

顾沅霜是直系孙女,坐在靠前的一桌,秦远坐在她旁边。

“你要是不想待,把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不过爷爷对你的印象应该还不错。”

顾沅霜笑着说道。

秦远挠了挠头,苦笑道:“压力蛮大的,要是老爷子也赶人,我怕是真要灰溜溜的走了。”

“不会的,整个顾家,能让我恭敬的,也只有老爷子,他老人家是个有智慧的人,见识广阅历多,而且,他也是顾家第二个懂修炼的人。”

顾沅霜透露出了一个大秘密。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