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堵门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24章 堵门

2020-03-27更新

庞斌往后退了两步,伸手指着秦远声色厉茬道:“秦远,你别以为你能打就没人能治你了,这酒吧的老板都是我的兄弟,我只要喊一声,整个保安部的人都会冲进来,你能打两个,能打二十个么?我劝你最好冷静一点,放下匕首!”

两把匕首在秦远手里不停打转,指缝之间来回变换位置,跟转动笔头一样,庞斌都怕这家伙突然给自己来一下。

按照刚才秦远的狠劲,他绝对有这个胆子。

这一通威胁,并没有让秦远多慌张,他上前两步,走到庞斌面前,面无表情道:“我是烂人一个,你们是有钱有势的公子哥,要说得罪,婚礼上我也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你想为沈飞出气这我管不着,但你不该把羊子抓来这里。”

“你是没说什么话,可你只要出现,飞哥心里就会有根刺,既然你知道你只是烂人一个,就最好收敛一点,这里还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庞斌忽然有了底气,说话也硬气了起来。

秦远把手里的匕首随手丢在茶几上,冷眼道:“我没兴趣跟你们斗,你们过你们的,我过我的,今天我不动你,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丢下这番话,秦远转身往外走,顺口对刘月洋说道:“我们走。”

他不动庞斌,不是因为怕,是担心刘月洋的安危,他自己是可以不惧,但是刘月洋不行,他们能对刘月洋下手一次,就会下手第二次。

庞斌没阻拦,这个时候他也阻拦不了,除非喊人把秦远留下,但现在时机不对。

然而,当秦远跟刘月洋拉开包厢门时,门外却站着两个人。

沈飞和一个西装男人。

“我才刚来,怎么就要走了?”

沈飞堵住了门口,戏谑的说了一句。

“飞哥!”

庞斌大喜过望,李东也是松了口气,来之前他特意跟沈飞汇报过,没想到沈飞正好在这个节骨眼来了,局势再次发生了反转。

秦远眉头微皱,拉着刘月洋退后了两步。

他从那个西装男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沈飞绕过他走进房间,那西装男往前逼近,然后把包厢门再次关上。

“厉害!”

看着地上躺着的六人,沈飞坐到肖婷旁边,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后者颤抖了一下,没敢抗拒。

“你有没有受欺负?”

沈飞偏头在肖婷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声音轻柔的问道。

肖婷咬着嘴唇,看了一眼李东,眼里有怒气。

李东吓了一跳,接触到沈飞转过来的目光,慌忙爬起来跪倒,惊恐道:“飞哥,我该死!我一时鬼迷心窍,不是故意的!”

“哦?你对肖婷动手了?”

沈飞挑眉,问道。

李东不敢接话,他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

“废他一只手。”

沈飞说道。

那西装男面无表情的走到李东身前,在后者惊恐后退下,果断抓住他的胳膊拖到茶几边上,摁住他的脖子,把李东的右手搭在茶几上,一脚狠狠踩下!

‘咔擦!’

“啊——!”

骨头的断裂声跟李东的惨叫声先后响起,李东的右胳膊肘呈九十度反向弯曲,骨头直接断了。

这样的剧痛,让李东整个人都在抽搐着颤抖,嘴边有口水溢出。

跟秦远比起来,西装男的狠劲,犹有过之。

连庞斌都不敢喘大气,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不敢插手。

“现在去医院,手臂还能接回来,别怪我心狠,我的女人,哪怕只是一件玩物,也不是你能染指的。”

沈飞漫不经心的说道。

李东忍着剧痛爬起来,倒吸凉气道谢,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包厢。

做完这一切,沈飞才偏头看向秦远,伸手指了一下沙发旁边,说道:“坐,别拘谨。”

刘月洋没敢坐,秦远倒是顺势坐在一边,然后把刘月洋也拉了下来。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篮球场上被人嘲笑个子矮,你知道后,跑来跟他们较量了一场篮球,最后用篮球一个一个的在他们脸上砸了一下,那个嘲笑我的人,我还亲手给了他一拳。”

沈飞说起了往事,看向秦远的目光,带着一丝佩服。

“那个时候起,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兄弟,可是后来,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肖婷的事情,你跟我解释过很多次,其实我都知道,我执意跟你决裂,是因为我的圈子,不允许有你这样的人存在。”

沈飞说着,颇为遗憾的续道:“我要的是能够在生意场上帮助我的伙伴,而不是只能索取消费我的累赘。”

秦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正常,学校跟社会不一样,可以接受。”

“你这样一说,我等下反而不好对你动手了,不过也没关系,我来也不是非要看你出糗。”

沈飞抬头对那西装男使了个眼色,后者往前一步,目光落在秦远身上。

“他叫虎爪,是我爸给我安排的保镖,练过泰拳,学习过八极拳,各家所长都会一些,但都不算精通,你比以前更能打,这样吧,你要是能打败他,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做我的保镖,我们还是兄弟。”

沈飞说道。

“飞哥,你……”

刘月洋脸色一急,刚想说话,秦远已经伸手阻止了他,然后起身看着西装男,不卑不亢的说道:“你沈大少的兄弟,都需要帮得上你,换句话说,就是要有利用价值,我对你没什么利用价值可言,兄弟就算了,我打败他,以后你高抬贵手,别找我们麻烦就行了。”

“也可以。”

沈飞想了想点头道。

“嗬!”

西装男沉喝一声,一拳砸来,势大力沉,虎虎生风。

秦远脸色凝重,他虽然踏入武者行列,但实际上,只是最弱的武者,跟这些练家子比起来,没什么两样。

而且他练功的时间太短,这人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不好对付。

唯一的优势,就是秦远天生神力。

跟西装男对拼了一拳,两人都在试探,秦远右臂轻颤,有些酥麻,西装男则是眉头微皱,显然没料到秦远居然能这么轻松的接住他一拳。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