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拆迁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11章 拆迁

2020-03-27更新

这个时候责怪护工已经没有意义了,人都走了,护工多半不清楚情况,不可能拦着自己的雇主。

秦远吼了一嗓子后心道坏了,立刻接起电话,咬牙切齿道:“我妈要是出了任何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我真是害怕呢!”周成才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接着话锋一转,凶狠道:“你那个废物母亲是自己回来的,正好,你不是躲着不见人么?有种你今天也别来。”

丢下这句话,周成才直接挂了电话。

秦远即便咬牙切齿,这种时候也毫无办法,只能冲出家门,打车过去。

到了继父家,刚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出砸东西的声音,秦远急得赶紧冲了进去。

“住手!”

眼前的画面让他目眦欲裂,母亲跪在地上,那个名义上的继父,手里还拿着一把椅子,整往下猛砸!

秦远大吼了一声后,飞扑了过去,一把将那男人推开,急忙护在母亲身旁。

周成才这时候还在旁边举着手机拍摄,让秦远意外的是,肖婷也在周成才旁边,冷着脸看着这一幕家暴。

对秦远而言,这种画面,他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他还小的时候,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动手的,次数他都记不清了。

“小崽子,你还敢推老子!?”

男人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站稳后一脸狰狞的盯着秦远,手里的椅子又抬了起来往下砸。

‘嘭!’

一声闷响,秦远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剧痛传来的同时,他整个人也因为这股力气往前栽倒,脑袋都有些发昏。

潘秀芸本来只是在低声啜泣,看到秦远被打,才突然疯了一样护在秦远身上,哭喊着:“你要发疯就发疯,别打孩子!”

男人根本不顾那么多,周成才也走过来抬起脚,在秦远刚想爬起来的时候,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肖婷始终跟在旁边看着,冷眼旁观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冷漠的陌生人。

秦远的身体素质并不差,昨晚又修炼了一夜,被踩着脑袋后,下意识就伸手抓住了周成才的脚腕,猛力一甩,直接把周成才甩倒,然后迅速爬了起来,忍着后背的剧痛,把潘秀芸拉起来退到门口。

他的反应很快,做这些的时候,男人并没有冲过来阻止,实际上他也没有想过阻止。

“哎哟!”

周成才摔倒后惨叫了一声,爬起来后一脸怒容的瞪着秦远,肖婷这时候也跑过去扶着他,样子看起来很是心疼,不仅如此,还恶狠狠的盯着秦远斥责:“你在搞什么?!他可是你哥!”

秦远一脸失望的看着她,哀莫大于心死的说道:“我以为你还有救,没想到你已经病入膏肓了。”

说完后,他又看向男人,厉声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会到法院起诉你们离婚,妈,我们走。”

他扶着潘秀芸,转身就要走。

“站住!”

周成才一声怒喝,冷笑道:“打了人就想走?之前我只要你三十万,现在你还要再加十万医药费!不拿出四十万来,别想出这个门!”

男人手里还拿着那把椅子,他一脸凶横,还在周成才之上。

秦远怒极反笑,这对父子,已经彻底不要脸皮了。

“小远,你别你爸置气,他也是一时气不过,你留下来,跟你爸好好聊一聊。”

潘秀芸也没有走的打算,她就是这个性子,反而拉着秦远想一起坐下来谈谈。

“妈!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妈!”

秦远气急,这对父子怎么样,都与他无关,反正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种性子,让他像是夹在中间腹背受敌一样。

潘秀芸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哑口无言的叹了口气。

周成才这时候嗤笑道:“好好聊一聊?没什么好聊的,你不是要离婚么?可以,四十万一分不少的拿出来,不用去起诉了,我爸直接可以答应离婚!”

秦远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盯着周成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字来:“不要说四十万,你一毛都别想从我这拿走!”

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尊严的问题!

“秦远,你拿着那么多钱也没事做,不如给你哥做生意,你留着不是浪费吗?”

一直没开口的肖婷,这时候突然盯着秦远说道。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秦远目光一凝,毫不犹豫的反怼。

“她现在是你嫂子,你说她有没有说话的份?别说这些废话了,不拿钱休想离婚!”

周成才冷声道。

男人这时候也往前一步,他刚才返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把菜刀。

“我看你们谁敢出这个门!”

男人大吼一声,他本就长得凶神恶煞,一脸蛮横,眼神跟要杀人一样。

秦远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真的敢拿刀砍他们!

说心里不慌是假的,从小秦远就对这男人怕得不行,他心跳加速,这时候已经慌了神,只是在强行镇定而已。

“小远,你走!”

潘秀芸这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奋力推了秦远一把。

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男人,他提着刀就冲了上来。

秦远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母亲拉到身后,弯着腰一头顶在男人身上,把他往后撞了一个踉跄,然后双手抱着他的腰用力一个倒摔,让那男人头着地摔了个狗吃屎。

“跑!”

秦远反应也很快,返身拉着潘秀芸就跑,周成才动了一下,但是没敢追上来,秦远刚才那一套,给他看懵了一下。

“爸!”

他不敢追,但是能喊人,当即大喊了一声。

男人爬起来往外追,不过秦远已经拉着潘秀芸跑出了院子,他不敢停下来,自己是不怕,可担心潘秀芸出事儿。

他知道男人肯定会追出来,这人绝对有胆子,蛮横起来六亲不认,命都敢豁出去。

外面有人看到这一家子的情况,也没一个敢上去拦着的,眼看着潘秀芸气喘吁吁跑不快,秦远也有些着急。

就在这时,一辆摩托车冲过来停在两人面前,刘月洋带着头盔,喊道:“上车!”

秦远听出了刘月洋的声音,立即把潘秀芸扶上去,这时候男人已经追过来了,秦远一个翻身坐了上去,焦急的催促道:“走!”

刘月洋油门把守一拧,摩托车飞窜了出去。

等刘月洋带着两人跑远了后,他才把车停在路边,摘下头盔,松了口气:“幸好我及时赶到,不然你们就危险了!”

秦远咬着牙道:“这件事先不提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那里的?”

“我找你没找着,就想着回来这里看下,结果就撞见你们在跑。”刘月洋说道。

秦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便问道:“你找我有事?”

“我听说的,你们家房子要拆迁了,这边老城区要规划,特意想告诉你这个消息,晚上出去喝酒啊!”

刘月洋有些兴奋的说道。

然而这话,却让秦远跟潘秀芸都是一怔,房子要拆迁?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