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顾沅霜_我的冰冷老婆在线阅读

第3章 顾沅霜

2020-03-27更新

好热!

秦远感觉自己在火炉子里被焚烧,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眼前也被一片红光充斥,他猛的睁开眼睛,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漂到了岸边。

可随即入眼所见的画面,却让他瞳孔下意识收缩成针芒,眼前坐着一个没穿东西的年轻女人,闭着眼睛,双手勾在一起,身上还冒着蓝光。

秦远又看向四周,这是一间古色生香的房间,等墙高的架子上摆着很多他没见过的稀奇东西,有的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有的是散发着光芒的木头。

他自己则是躺在床上,也什么都没穿。

这让秦远老脸一红,急忙想找衣服穿。

可他刚挪动身子,一道冷漠却悦耳的声音却响起:“别动。”

他吓了一跳,眼神躲闪的不敢去看面前女人,也不敢动弹,谁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这女人身上的蓝光看着也非常诡异,又不是个发光体,一个人为什么会发光呢?

耐心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秦远实在忍不住了,偷瞄了一眼女人的样子,才发现这女人美得不像样,比他在电视上见过的任何明星都漂亮好多倍!

在他看得入迷的时候,女人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秦远像是受惊的小鹿,急忙别开目光。

“你母亲的医药费我已经给了,那五十万还是一分不少给你,另外,以后你可以就住在这里。”

女人言简意赅的说道。

她毫不避讳的起身下床,完美的身段展露在秦远面前,拿起身旁的衣服穿好后,留下一脸懵逼的秦远在房间里。

“等一下!你是谁?!”

等女人走出房间,秦远才后知后觉的大声问道。

“顾沅霜。”

女人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人已经走远。

“顾沅霜?”秦远记忆中没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他只得放弃,衣服和手机都摆放在床头,这让他有种被那啥了的感觉,可他明明才是男的!

不死心的秦远打开手机,直接搜索了顾沅霜这个名字,像住在这种地方的人,非富即贵,应该能够从网上找到一些信息。

“果然有百科!”

秦远眼睛一亮,立刻点进去,然而,当他看到那第一行字对顾沅霜的描述时,直接愣住了。

“霜动集团董事长,茗依公司总经理,实际控股一百多公司,参股三千多家企业?!!”

秦远傻眼了,再三确认百科上的名字的确是顾沅霜一字不差没错,看到那一系列头衔和介绍,手机差点掉下去。

他只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打工仔,要家庭没家庭要经济没经济,今天下午之前他还经历了人生中最悲惨的事情,欠债、炒鱿鱼、女友出轨,遇到一件都足以让人崩溃,更不要说扎堆出现!

可现在他却看到了梦幻般的一幕,尤其是想到刚才顾沅霜说的话,他以后可以住在这里?

跟这样一位不知道资产多少个亿的女神总裁同居?

震撼到了极点就会丧失思考能力变得呆滞,秦远此时的状态就是这样,身份的巨大差距让他觉得像是在做梦。

而此时的一楼客厅里,那蓝衣男子正在跟顾沅霜交谈。

“小姐,你真的确定要留他在身边吗?”

蓝衣男子有些顾虑。

“我用尽手段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战魔之体,如今好不容易找到,自然不能让他离开。”

顾沅霜斩钉截铁道。

“我知道战魔之体对小姐的重要性,可是,顾家那边……”

蓝衣男子说到这里沉吟不语。

顾沅霜冷笑道:“若非我的帮助,顾家岂能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本身就是表面血缘,他们的想法,与我无关。”

“话是这么说,但小姐毕竟还不能完全暴露身份,还是需要顾及一些比较好,顾家那边早已对小姐屡次抗拒婚约不满,这次小姐又带了个男子回来,若是被顾家知道,会有一些麻烦。”

蓝衣男子低声提醒道。

顾沅霜柳眉微颦,正当蓝衣男子以为她改变了想法时,却听到一句霸气十足的话:“那我直接跟他结婚就行,也省得那群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蠢货整天打我的主意。”

蓝衣男子目瞪口呆,与此同时刚走出房间门的秦远,也是张大了嘴巴,膛目结舌!

跟……跟自己结婚?!

蓝衣男子脸色微变,顾沅霜却抢先一步说道:“既然听到了,我就不重复了,没什么要收拾的话,稍后就跟我去领证。”

她的声音很平静,但透露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像是一个长期发号施令的上位者,跟她身上清冷的气质还挺搭。

秦远反应过来后,抓着手机的手都无处安放了,坚强如他此刻也有些结巴的说道:“这……这不太好吧?您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他都用上了尊称,要不是亲耳听见,他一定会认为这是在说笑,可这一点都不好笑!

顾沅霜收回目光,迈着步子往外走去,只丢下一句:“我不喜欢等人,十分钟内出来。”

秦远彻底傻了。

玩真的?

蓝衣男子则是一脸无奈的看着顾沅霜离开,而后转头看向秦远,语气也是带着一抹恭敬的道:“少爷,小姐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你还是尽快出去吧,免得她不高兴。”

“可是我这,不是,你们不是搞举重比赛的吗?我只要那五十万奖金就好了,她那么恐怖的身份,我高攀不起啊!”

秦远急了,这不是闹着玩的,他完全没想过能跟这种级别的人接触,更不要说结婚了,难不成是自己刚看了她的身子?

这也没道理啊!

蓝衣男子苦笑道:“少爷,我没办法跟你解释太多,你还是尽快出去吧,不然小姐生气,我们都要遭殃!”

秦远手足无措,这事儿他真没任何心理准备,跟天降正义似的,谁顶得住啊!

最后在蓝衣男子好说歹说下,秦远晕乎乎的出去了,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架起来的鸭子,正准备上烧烤炉。

在他出去后,蓝衣男子才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谁高攀谁,可还说不定。”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